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评论自然 >[摄影独白] 艺术,为何要社会无了期地资助? 伍振荣 >
[摄影独白] 艺术,为何要社会无了期地资助? 伍振荣
2020-05-22 / 评论自然 / 643浏览量 /评论数 85

[摄影独白] 艺术,为何要社会无了期地资助?  伍振荣[摄影独白] 艺术,为何要社会无了期地资助?  伍振荣

2015年初,香港有一场关于「艺术资助=艺术综援」的「论战」在文学艺术的圈子烧得十分旺,不少文学圈中的人都就此事发了声,主调当然是反驳及批评这一种说法,笔者也认为不能一竹篙打晒一船人,把所有艺术资助视为另一种综援,但「艺术综援」的说法,其实是否真的不存在或完全不能讨论呢?至少,「综援」两字绝不能以负面看待,否则就对所有社会综援户不公平,其次,也应该借此机会重新检视一下香港目前的艺术资助政策,让资源可以更好地分配。

笔者曾当了多年的艺术发展局的评审员,多几年来一直有份参与视觉艺术类别的资助评审,虽然每一项申请都会有多名审批员独立地评审打分,个别审批员不可能决定审批结果,但由于自己始终是站在审批的位置,因此就一直不方便公开地就香港艺术资助的问题发表意见,虽然早前文艺圈子有关「艺术综援」之争论如火如荼之际曾有朋友提议我应该就视觉艺术资助的问题表述一下,我当时并没有参与讨论,但一直有不吐不快之感,本月起,我不再担任艺发局的审批员,我觉得是时候可以自由地表达一下我对香港艺术资助的看法。

[摄影独白] 艺术,为何要社会无了期地资助?  伍振荣一石激起千重浪

事缘「坟场新闻」(Cemetery News)在今年3月26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夏志清:文学本自有功能 唔係用黎养懒人」的文章,文中提到「……有部分文学社团接受艺发局长期资助……」并引述夏志清说:「政府不应资助这些『文化人』的,他们没有能力就应去领综援,而不应再给他们文学综援,这样只会养懒人,他们会生活腐化,可能会越吃越胖,反正到最尾不事生产。我翻过有些书刊,每页只有十余个字,言之无物,根本不应该刊印浪费纸张。这些寄生虫,到尾就败坏了整个文化界。」此文明显是对準一些长期接受资助、出版书刊时在编排上取巧的或言之无物的一些文学作者,但由于文章一出,「坟场新闻」和夏志清均成为众人反驳的目标,由于文章没有指名道姓是指那些文化人,因此对号入座反驳「文化综援」的说法的文化人真的不少,当然这文章也有支持者,有意见甚至认为「既有综援,实在不宜另添文艺综援。」正反意见先在Facebook该文的留言回应开始,继而发展到有不少文化人在报刊撰文反驳「艺术综援」之说,令「艺术综援」之说再一次成为城中热话,确实,「艺术综援」之说已出现了好一段时间。有人认为「艺术综援」的说法是对接受艺术资助者的不敬,但持这种想法的人是否对「综援」两字有点过敏或有负面的想法呢?「综援」本身是香港的一种社会资助政策,是一种社会安全网,保障合资格的人士如未能自给自足地生活就可以申领,是一种合法合情合理的社会福利,绝不应负面视之,因此,以「艺术综援」形容艺术工作者未能自给自足完成艺术创作,社会对艺术家作出资助,只是一种比喻,就算这一种比喻不尽準确,但亦不能因为有「综援」两字就视为一种负面的形容。有文化人撰文指出,「艺发局历年来支持的书籍出版的版税收入,绝少可以支持到一个文人的生活,资助大部份最后落入印刷厂手中」,其实,政府的文化政策并没有支持文人生活这一部份,艺术资助的原意是发展及推动本港的艺术,以及拓展艺术观等,支援艺术家的生活不应该由艺术资助的资源来负担吧?

[摄影独白] 艺术,为何要社会无了期地资助?  伍振荣